天哪现如今的雁来是否仍然准确无误

“一九二九毫不留情,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看柳丝,七九开河雁归来,九九十九一百天,耕牛遍地踏青天。”这首“数九歌”曾经家喻户晓,但如今新一轮气候变化却让大家对于“雁来”的正确定义感到疑虑。想必现在的孩子们已经不会再吟唱这首歌谣了吧?

不过,今年“雁来”时期为2月23日至3月2日,正是大雁北飞的时节。但是,伴随着气候异常的变暖,我们是否会看到大雁会提前返回北方,或是甚至出现“雁不来”的现象?今天,我们采访了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葛全胜教授,以及国家气候中心气候研究开放实验室研究员任国玉博士,探寻大雁迁徙的奥秘。

“雁来”还能否信赖?

对于“数九歌”中所提到的“燕来”,葛全胜表示我们必须先明确两个概念。首先,我们必须清晰地界定地理空间位置,因为不同地理区域之间的物候现象参差不齐。其次,我们需要明确“雁”所指的具体动物种类。“我们一般认为,‘雁来’所指的是豆雁这一物种,因为它是我国北方最常见的雁种之一,并且也是‘中国物候观测方法’中所建议观测的雁类物种之一。豆雁在秋季从北方飞回南方,到达华中与华南地区过冬;春季从南方飞回北方,在内蒙古、东北地区以及西伯利亚等地区进行繁殖。因此,所谓的‘雁来’,就是指在早春时节观察到成群的豆雁从南向北迁徙的场景。”

葛全胜进一步指出,豆雁一般会在3月上旬进行初次北飞,但随着气候异常的变化,这一时间节点也有可能出现变动。

在豆雁迁徙期的研究中,许多农业气象站通过近30年的观测记录,对于雁来时间的变化趋势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1981年至2009年期间,我国60多个站点的雁来时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变化速度约为±0.5天/年。与此同时,对于雁来时间的定义来讲,从2月23日至3月2日是最为准确的。虽然一些站点的雁来时间出现了提前或者推迟两周的现象,但是这个幅度还没有足够大以使“雁来”不再适用于当前环境。因此,对于“雁来”这一词汇的使用仍然相当准确。

国家气候中心气候研究开放实验室研究员任国玉指出,由于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对于鸟类的迁徙时间也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变化。以气象学上的入春时间为例,相较于几十年前,我国长江以北的地区春季明显提前了约5天至10天。这是由于冬末春初地面升温速度明显增快导致的。

任国玉进一步指出,从过去的几十年的气象气候数据来看,我国的年平均地面气温升高了0.25℃,冬季月平均温升幅度达到了每10年升高约0.39℃。这一变化趋势以及对于鸟类迁徙的影响应该引起相关领域的关注。

国家气候中心气候研究开放实验室的任国玉表示,在过去几十年中,我国长江以北地区气温呈不断上升的趋势。经过分析数百个气象站历史气候资料,得出结论,全国年平均气温每10年升高约0.17℃,冬季每10年升温达到0.30℃以上。而长江以北地区升温幅度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每10年春季平均气温上升约0.28℃,其中2月的升温幅度最为明显。

任国玉同时指出,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城市化的影响导致城镇气象站受到了城市热岛效应的影响,所以历史气温资料存在一定的偏差。但这一升温趋势及其对于环境和生态系统的影响依然不容忽视。

就气候变化对于鸟类迁徙时间的影响而言,国家气候中心气候研究开放实验室的任国玉指出,由于城市和乡村的变暖速率不同,春季开始时间和物候也会受到影响,导致大雁等鸟类回归的时间有所不同。例如在北京市和河北省的白洋淀,由于北京市存在较为明显的城市热岛效应加强现象,所以春季气温回升更快,气象学的春天会更早到来,想要回迁到北京市里的大雁或家燕需要提前到达;而如果它们想要在自然风光较好的白洋淀等地方落脚,估计回来的时间会晚一些。

在国际上已经有许多研究观测到,气候变化对于鸟类迁徙期的影响越来越明显。例如Butler(2003)的一项大规模研究表明,受气候变化的影响,大多数鸟类春季迁徙期提前,如田雀鹀迁徙期平均提前了9.6天。

许多研究表明,气候变化对于鸟类迁徙期造成了越来越明显的影响。在北美和欧洲等地,长距离迁徙的鸟类每10年提前约17天,仅有少数种类,如棕榈林莺,其迁徙期平均每10年推迟了约3天。相较于短距离迁徙的鸟类,长途迁徙的鸟类更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虽然这样的变化在许多地区都有发生,但鸟类的秋季迁徙期却变化较为复杂,不仅可能提前也可能延后。

据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全球将持续变暖,“雁来”的情况也将如此。现有研究表明,在过去几十年中,春季迁徙期主要表现为提前,且与气候变暖呈现出明显的相关性。因此,可以有理由相信,在未来较长时间里,“雁来”的时间将会进一步提前。

鸟类迁徙时间不仅受到温度影响,还与光周期有关。据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气候变暖会导致“雁来”的时间提前,但研究人员指出,某些鸟类对光周期也形成了适应机制,只有昼长达到一定程度才会开始迁徙。这也就意味着,变暖导致的“雁来”提前可能会受到光周期的限制,我们并不能确定它们是否会提前到“七九”。因此,加强鸟类物候的监测工作变得尤为重要。

而对于“七九河开”来说,情况则截然不同,它属于一种物理现象,而非生物现象。随着气候变暖,“河开”的日期肯定会不断提前。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当冬季气温变得足够温暖时,河流可能都不会再结冰。这样的趋势在未来可能会愈演愈烈。

中国气象报消息,发布时间为2016年2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