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文明的神曲三星堆

很久以来,中华文明的源头被认为是黄河文明,黄河被称为中国的“母亲河”。然而在长江流域四川盆地的广汉发现了一个“三星堆”。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玉器等文物数量之多、价值之高是世界罕见的,故而被专家们称为“世界第九大奇迹”。这些举世无双的珍贵器物都是来自3000多年前与黄河流域商王朝同期的蜀王国,这使得人们开始重新认识长江在中华文明中的位置。三星堆的考古发现使人们确信中华文明是黄河、长江的双主题交响,而非黄河的独奏。三星堆出土的大量精美绝伦的文物,迄今找不到确切的解释,因此诸多假说纷至沓来。三星堆的神秘和难解,也是对现代人智慧的挑战。在最近20年的14次挖掘中,三星堆总是不断有新的发现。在三星堆的吸引下,本刊记者专程赶到那里,他们看到些什么呢?

 

三星堆博物馆所展示的充满神秘色彩的青铜失冠人头像
高24.4厘米,一号坑出土。头顶为了母口形,子口上有小穿孔,估计原来另套接有冠饰。 

像许多古人类历史文化之谜一样,

三星堆遗址竟然也坐落在北纬30度线近旁

2000年12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决定对三星堆遗址进行跨世纪的小范围发掘,并首次集中了考古、地质、建筑、文物保护、物理测试、化学分析乃至雕塑艺术等多学科的科研工作者。这次的挖掘点位于三星堆古城的中心城区,相当于紫禁城在北京的位置。由于中央电视台直播挖掘现场,各路媒体记者纷纷云集,三星堆古蜀文明再次引起全国关注。然而我们却有意避开了这些人潮涌动的时日,缘由是想对长江流域的古文明进行一次冷静扎实的考察,同时也想证实,中国的两河(黄河、长江)流域文明在遥远的古代是否呈交互影响的关系。

 

 

青铜人头像
通高41.2厘米,二号坑出土 

 

青铜圆顶人头像
高49.4厘米,二号坑出土 

由于有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王毅所长的关照,我们踏进三星堆考古工作站的大门异常顺利。与我们的期望颇有落差的是这个大名鼎鼎的考古工作站似乎过于简陋。据说这个工作站的前身是个砖瓦厂,现在几十号人工作休息的地方,以前就是砖厂工人的宿舍。尽管工作站的外表与周围的厂房民居没什么区别,但院内数十个藤筐中晾晒的陶器残片,却分明表现了这个地方的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