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求索左右为难

 

 

 

c
已经找到的上、左、下三姓(a、b、c),等待“右”的加盟。 

最后一刻,我不得不决定放弃寻找“右”姓。我默默地放下电话,也许因为话说多了有点缺氧,也许被一连串的坏消息打击得有点头晕脑胀,看东西竟然有点模糊。恍惚中想起一天前摄影师王彤的话,他的语调因为着急提高了八度:“不能放弃!太可惜了,我们费了那么大劲才找到上和下,现在,上、下、左都拍好了,就差右!”那时,我找右已经找得濒临崩溃,就因为这句话,又坚持了一天,多打了上百个电话。各种途径找来的线索都不对,电话里听得最多的就是各种方言口音的“NO”:“不晓得”、“没得”、“木有”……要么,本以为正确的信息,费尽周折找到本人,却不是姓古就是姓石,反正不姓右。从满怀信心到失望而归,坐过山车的感觉经历了好几回。这个右啊,始终藏在茫茫人海中,让我“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都不见”。

放弃“右”就意味着,我们以前在“上、下、左、右”这个选题上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部付诸东流。“上、下、左、右”这四个姓氏中,左姓是大姓,找起来最容易,接下来这三个姓,却一个比一个难。除了右,上和下都找了好长时间。尤其是下,王彤被错误信息诱导,在河南扑了个空。然后我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对下进行“海找”,最后锁定在陕西的一个山沟里,电话打到村干部家,他答应帮我去核实一下。坐在我后排的编辑黄秀芳感慨说:“真有好人啊!你一说让他去帮忙去找人,我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个画面:他翻过几座山,唱着信天游就去了。”事实上,他虽然不用翻几座山,但也要走十几分钟的路,让我不能不对这朴实的陕西老乡心存感激。摄影师老马也坐着朋友的车在山沟里颠簸了一天,才拍到这位下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