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深化农业水价综合改革 加快推进现代化灌区建设

灌区建设是国家粮食安全的基础保障。近日,水利部公布了第一批深化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推进现代化灌区建设试点名单,河北洋河二灌区、辽宁辽阳灌区等11个试点灌区和山西芮城县、云南楚雄州元谋县等10个试点县区入选。

“推进现代化灌区建设是灌区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水利部部长李国英表示,要根据灌区特点,逐灌区制定试点方案,科学设计现代化灌区建设目标、措施、路径,确保建一处成一处。要抓住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牛鼻子”,加快推进现代化灌区建设,为把牢粮食安全主动权提供有力的水利支撑。

发展节水设施一举多得

随着气温渐渐回升,春耕春灌生产工作已全面开展,农业生产用水进入高峰期。走进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元谋县大型灌区甘塘片区,的鲜食玉米、花卉等特色农作物长势喜人。

“现在浇地再也不用排队等水库放水了,想什么时候用水,水卡一插就行。”元马镇江洲社区江洲村村民文苑瑾一边打开田地边的智能水表刷卡取水,一边向记者介绍,浇地方便了,收益也大幅增加。“玉米、黄瓜、番茄轮作,一年的收入超过10万元。”

地处金沙江流域干热河谷地带的元谋县,是我国“南菜北运”和“冬早蔬菜”生产的重要基地。然而,受特殊自然地理条件影响,“十年九旱,年年春旱”成为常态,资源性和工程性缺水是长期以来制约当地发展的主要瓶颈。

“为有效解决水资源供需矛盾,保障灌区运行和农村用水,促进农民增产增收,在建成11.4万亩高效节水项目的基础上,全县又实施了8.6万亩灌溉项目。”元谋县水务局局长吴元顺说,为了破解“谁来建、谁来管”“资金如何筹、收益如何分”等问题,通过招商比选,引入大禹节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社会资本方参与项目建设和运营,大禹节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1.46亿元,参与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实现高效节水灌溉,达到“政府节水、农民增收、企业盈利”的局面。

“我们主打的科技之一是‘水肥一体化’的智能灌溉系统。水设备直通田间地头,一条条滴灌管好似‘毛细血管’,农户只需在田地旁边的智能水表上刷卡,就能将水、肥精准送达农作物根部。”元谋县高效节水项目承建方大禹节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老城片区负责人康华算了一笔账:以前大水漫灌,浇1亩田用水约120立方米,1年只能种1季,项目实施后,项目区亩均用水成本由原来的1258元降至350元,现在有24小时供水保障,一年可种植3季至4季。

在元谋县大型灌区用水专业合作社,记者遇到了前来充水费的李金平。71岁的李金平是元谋县元马镇小羊庄村人,家里种了4亩芒果树。“水果水果,没水可不行。”李金平告诉记者,要是没有智能水表,他可不敢种地,种地心里没底,“现在大家人手一张水卡,买水浇地踏实得很”。

有了水,农田的生产条件也跟上了,初步实现了“设施完善、节水高效、管理科学、生态良好”的现代化灌区建设目标。“在总结推广20万亩高效节水灌溉项目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力争到‘十四五’时期末建成74.21万亩现代化灌区,实现高效节水灌溉面积61.55万亩,常规灌溉面积12.66万亩。”吴元顺说。

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

水利部数据显示,我国农田有效灌溉面积占全国耕地面积的54%,生产了全国总量75%以上的粮食和90%以上的经济作物,特别是大中型灌区,旱能灌、涝能排,最大程度保证了粮食稳产。

今年以来,云南久旱少雨,多地达重旱及特旱。目前,云南大中型灌区已于近期相继启动抗旱保灌工作,采取一系列措施确保农作物及时得到灌溉。

“作为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先行先试区,恨虎坝灌区从总投资的2712万元中拿出646万元的田间工程进行招商引资,由企业参与田间供水设施配套建设和运营管理,有力推进了解决农田水利建设、管护、运营‘最后一公里’问题。”据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水务局局长平俊林介绍,目前,恨虎坝灌区10080亩作物长势良好,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从0.5提高到0.85,灌溉保证率从68%提高到90%以上,亩均年节水120立方米以上,亩均年收入从3840元增加到7880元。

放眼全国,各地持续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促进现代化灌区建设,不断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

在山西,当地锚定“节水优先”,全力打造高效节水灌区管理新形态。比如,在含沙量较多的运城提黄灌区,推行平陆县渠道防渗加“长畦改短畦、宽畦变窄畦”的节水灌溉模式;在清水灌区,推行管灌、喷微灌、滴灌水肥一体化、测墒节灌等高效节水措施。

江西坚持把“两手发力”落实资金作为灌区项目竞争立项的先决条件。目前,全省122个中型灌区已完成2023—2025年项目立项建议报告,78个项目开展了县长竞争性立项陈述,50多个项目完成初步设计批复,20多个项目在中央资金计划未下达的情况下,落实建设资金约8亿元先行开工建设。“要争资争项必须早干先干”的灌区项目计划管理新模式已基本形成。

“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是促进农业节水、拓宽灌区建设运维资金筹措渠道的关键抓手。”李国英表示,加快推进现代化灌区建设,要坚持“先建机制,后建工程”,把灌区建设运维与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统筹起来,充分调动社会资本、农民用水合作组织等用水主体参与灌区建设管理的积极性,推动政府和经营主体建立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长期合作关系,加快建设数字孪生灌区,逐步实现农田灌溉自动化、灌溉方式高效化、用水计量精准化、灌区管理智能化。

加快推进现代化灌区建设

农田灌溉是最大的用水户,同时也是最大节水潜力所在。据统计,我国农业年用水量达3600多亿立方米,超过全国年用水总量的60%。近年来,我国持续推进大中型灌区配套续建与节水改造,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达到0.572。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农业用水效率仍然偏低。

“我们要坚持节水优先,把灌区作为农业节水主战场,加快推进现代化灌区建设,实现取水、输配水、灌溉全过程节水,促进农业节水增效,不断提升水资源节约集约利用能力和水平。”李国英说。

一方面要科学分类、确定试点。要根据自然禀赋、经济社会发展状况,按照灌区建设时间、取水方式、种植结构等,对灌区进行科学分类,逐类、分批选择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的灌区,作为全国现代化灌区建设试点,逐步建成现代化灌区。水利部将紧盯第一批11个试点灌区、10个试点县区,力争通过2年到3年的时间,将这些试点建成样板、形成经验。

另一方面要因地制宜、精准施策。从建设时间上看,对新建和新改造灌区,要明确“先建机制,后建工程”,按照新的政策指向开展现代化灌区建设;对于已建灌区,要做好内部挖潜,健全完善新机制。从取水方式上看,对自流灌区,要着力促进节水、提高建管水平;对提水灌区,要着力节水节能、降低运营成本;对机井灌区,要着力推进地下水压采、努力提高用水效率。从种植结构上看,以经济作物为主的灌区,要深化水价改革,探索合理水价形成机制;以粮食作物为主的灌区,要利用精准补贴,在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的前提下稳妥推动改革。

此外,在试点推进过程中,要创造性开展工作,积极谋划具有牵引性、撬动性的载体和抓手,注重及时检视,解决实践问题,提炼有效做法,总结经验模式。对于经过实践检验的试点经验,要及时积极推广,充分发挥试点经验引领作用,带动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现代化灌区建设不断实现新突破、取得新成效。